飞蛾的哲学

这是一个旧小区,住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如果是白天的话,可以看到经过风雨侵蚀,外墙的墙衣已经掉了一大半露出惨白墙体。现在凌晨5点,窗外雨很大。为了不让雨飘进打开的窗户,都会在窗上装个雨棚,上面的铁皮已经锈迹斑驳,微微拱起。这种时候,这样的未雨绸缪反而成了败笔,打在雨棚上的声音如同在敲击一个破鼓,哐哐作响,让人心生烦躁。

门外的吵架声依旧,还夹杂着母亲的哭声。他记不清这是多少次了,从他能记事开始,伴随他长大的就是父母无休止的争吵,没有童年,没有零食。父亲喜欢打牌,但逢赌必输,输了就回家撒气,跟母亲吵骂打架。

他们仗着雨声,吵得更大声了,反正噪音也穿不过这雨夜。


跟其他高中生不一样,他安静内敛不说话。本该如花一样的年纪,却鲜艳不起来。他不想让父母争吵,他知道只有好好学习,用读书成绩让父母开心,所以他认真上课,努力学习。但这样的东西又有什么用呢?手里第一名的成绩单被揉得稀烂,像他的心一样。

他穿上衣服,从窗户翻出去,走向了江边。

在江边向远处看去,只能看见漆黑的天空和大地。江面还有路灯微弱的投影,在灯光下依稀能看见房子的倒影。由于下雨,江面泛起薄薄的雾气,像电影的地狱场景里刻画的大锅,而他就是待煮的灵魂。那片拥有倒影的水面则是偏安一隅的天堂,他不属于那里。

他想逃离这样复杂的生活,他知道没有什么比死更需要勇气,但他也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来得痛快洒脱,不管另外一个灵魂的世界能怎样,至少不会比现在差吧。

江里没有浅水区,从岸边跳下去水就没到了胸口,慢慢向江中心走去。水好凉啊,寒冷透过了他的身体和心脏,本该滚烫的血液此刻放佛也在慢慢变凉。他张开肺,扯开嘴,最后呼吸了一大口这世界的空气,里面伴着水草和生物腐烂后的味道。


在微弱路灯的照射下,他看到江面有一个生物在扑腾挣扎,难道还有其它东西跟他一样?他停了下来,仔细看去原来是一只飞蛾,翅膀是麻灰色,与江水相比是那样渺小。

飞蛾的翅膀被打湿,表面的“麟粉”已经洗落得差不多,只剩下浮出水面的头可能还算是干燥的。雨势不算太大,雨滴打在它身上犹如重击,但仍旧努力的向岸边扑腾。每每要靠近岸边一些,便又被水浪推开,上岸与它而言就是徒劳。那还挣扎什么呢?他心里这样想着。

这场雨已经下了几天,所以水位上涨,刚好够岸边的草垂到水里。如果能够抓住草茎,那它就能活。但目前来讲,飞蛾是肯定抓不到的。

江面漂浮着一个牛奶盒子,飞蛾爬上去了。雨终于小了一些,它像在阳光下一样全力挥动双翅,翅膀上的水滴被四散抛开。他知道它在等,等翅膀变得能飞的时候。

他看入了神。

忘记过了多久,飞蛾开始尝试着向岸边飞去,当然又掉进了水里。飞蛾的翅膀已经湿透,但离那根草茎已经很近。最后时刻,终于用它那跟庞大的身躯比起来显得十分细小的腿抓住了岸边的草茎,拖着沉重的翅膀,慢慢爬了上去。

他为飞蛾感到开心和庆幸,能活下去了,真好。

突然之间,他像被唤醒了沉睡的灵魂,飞蛾尚能溺水而活,他为什么要放弃呢?他应该去触摸多彩的生活啊,去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去改变这一切啊。

他爬上了岸,坐在岸边,看着草上的飞蛾傻笑。


雨停了,太阳升起,阳光揉在风里吹开了江面的阴霾。

他看到了,他真切的看透了这条孕育过无数生命的河流,那些渴望活着的生灵顺着千年的血脉流进他的灵魂里。

他明明知道沧海一粟,天地蜉蝣并不能生而立足;

他明明知道会有力不可逆的风雨困境;

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去活啊!